当前位置: 主页 > 一点红 > 内容

热门内容

产品评测——微信的那一点红

时间:2017-09-09 15: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先以马化腾最近在大学的一段讲话开头 —— 看完后拉面君的第一反应:“压力不是有人比你努力,而是比你牛几个数量级的人依然在努力。”

  如果说画画的顺序是先抽象事物的主要结构,再描绘细节进而完成作品,那么一款app的完整设计则更像是这样的一种逆过程:先分析产品的用户群和使用场景,甚至于行业背景等等,有时候你想对用户“说”的有很多很多,但事最后回归产品,用户所体验到的,不过是那5寸左右的手机一屏大小。如何抽象出用户画像和产品模型,在设计中可能是最难并且也是最重要的。

  对于微信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产品,如果还从产品框架、竞争对手、SWOT等等这些分析起,可能就会比较乏味了。这里选择从一个小的维度,拉面以产品经理的视角列举使用过程中的一些简单分析,大家且看且乐呵吧。里面可能涉及以下几类标签:

  记忆中很早的时候开始,微信就使用了这个经典的四维选项卡:微信、通讯录、发现和我,这里也按照这个顺序进行分析:

  说明:微信聊天记录的列表排列,是按照消息时间倒叙排列的,卡片列表右侧也会显示最后一条消息的发送/接受时间,但某些情况下,这种排序规则却可能被“打乱”。如下图,电信服务号的右侧时间为昨天,要知道,服务号可没有置顶聊天的功能。实际上只要在服务号中触发菜单,该服务号就会显示到最新的列表,但是触发菜单的操作,并没有记录到右侧的消息时间显示中,故造成了这个足以让症患者发癫的时间乱序问题。

  说明:忘记是哪个版本开始,微信就归类了订阅号,并将其汇总到一个卡片列表中,这个归类和MIUI短信中的“通知类消息”很像,但与短信不同,微信在归类的同时,也阉割了订阅号推送消息的,于是每次有新的订阅号信息便只有订阅号卡片列表图标的小红点提示,这也极大的降低了其被发现和点开的机会。

  :对普通用户而言,订阅号中也会有一些有及时性的需求,比如一些俱乐部号的活动通知等等。长按订阅号卡片列表时,弹出”显示到一级列表/回到订阅号列表“的菜单,允许用户设置订阅号在一级列表中直接显示,同时支持其消息通知。

  说明:“通讯录”主要展示自己的朋友、号和群聊等信息;另外,还能以星标朋友和标签归类自己的朋友。

  说明:通讯录右侧的字母栏,是比较常见的功能了,许多ROM通讯录中也有,滑动字母栏时,左侧实时显示跳转到当前所在字母的通讯录锚点。目前微信的通讯录如下图左侧,对于手残党的我来说,经常会想找X字母开头的朋友,但只能滑动到W,再往下就到Y去了。

  :交互上能否变为右侧的形式,当滑动到程序认为是W时,同时显示前方和后方的字母提示,并在偏右侧的区域悬停,这时用户停止长按,右侧的字母(右侧1/3区域)提示变为可点击状态,如点击V则跳转到V开头的通讯录锚点。

  说明:可能是受使用习惯和体验的影响,通常在QQ上新加一个朋友,我们会立马备注并加入分组,而微信则很少这么做。久而久之,微信朋友一多,想找一个最近比较少联系的又忘了昵称的朋友,就变得很麻烦了。于是自己通常加一个好友就立马进行备注和添加标签,以便后续能够快速找到。

  说明:没有细查这小红点是不是微信的首创,但至少,它在微信中的作用,足以媲美Facebook发明点赞了。并且有几点也小有意思: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相比手Q,微信还是比较吝啬自己的小红点使用。除了少数低频的游戏推广外,小红点只有在消息通知、朋友圈更新和新功能提示时,才会出来和你打招呼。也很好的避免了用户对小红点的信任缺失。

  朋友圈的小红点提醒功能可以在“我-设置-新消息提醒”中关闭,这也算是症患者的吧。

  说明:相信有不少人也都遇到过,朋友圈的链接文章看到一半,朋友的消息来了,点开回复完,再回来发现又需要重新打开文章。这种感觉,和刚刚下楼准备去上班时发现没带手机,是一样一样的。之前看过好像Android 5.0或以上的系统,已经可以解决,希望能尽快更新吧。

  说明:不得不说随着城市服务等功能的加入,“钱包”所承载的功能和地位都越来越重,个人感觉用生活来定义可能更加合适。预测下未来,其有可能上升到一级选项卡中,取代“我”选项卡,而”我“的功能,可以移到左上角,变成微信黑白图标供用户点击进入,以其功能没有下沉。

  当然,找一款产品的BUG,并不意味着挑刺,只是锻炼自己的产品度。毕竟作为产品经理的自己,更能深刻的理解在把一个产品具现化到一个app中的时候会有多少需要考虑的问题,特别是微信这样一款服务5亿+数量级用户的产品,每提升一点服务品质,其要付出的成本都是惊人的。

  最后顺便问小马哥一句,腾讯有招聘扫地的吗,211毕业顺便还能找点缺陷的那种T_T

相关推荐